哒……

🐰🐰🐰

【庄季】庄大夫说他只不过和季队长逛了次超市

砚珀珣:

今天挺干的……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我想说的。
最近是不是写的太多了?决定去学习了。
写东西的时候好好写,学的时候好好学【坚定!
日常片段,前文点头像ww









庄恕是见过许诩的。
那是在半年前左右,个子不太高的小姑娘翘着脚坐在他诊室的椅子上,庄恕绕过她走过去关上门,倚着门框看她。
“庄大夫……”精明干练的姑娘开了口,“我想和你谈谈。”
庄恕没说话,低头转身去仔细地把门锁好。
”庄大夫……”许诩咳嗽了一声。
庄恕抬眼,“三分钟。”

“说不完的。”许诩摇摇头,“我师父的事情,说不完的。”

庄恕叹口气,坐回椅子上,“那你想跟我聊什么?”
“那就要看庄大夫想说什么了。”
“……这样也好,”庄恕想了想后说,“许小姐是么,那便我来说,你听着。”

他打开手机里的相簿,调出一张照片。
那上面正有人靠在他肩头睡着,他揽过那人的腰,垂眼在他侧着的脖颈上烙下一吻。
似乎是在宣誓主权,又好像是在画地为牢。
阳光又暖又软,给他们在地上打出剪影,上面有画卷徐徐展开。

“看到了么。”庄恕说,“这就是我的答案。”
“去过马场么许小姐?”庄恕收回手机,“如果你去过,你应该知道驯马师会在你上马之前告诉你,不要去捏马鬃下的脖颈。”

“那是他们最脆弱的地方,下面是血管,针扎下去就会爆——再温和的马匹,一旦被碰到那里,绝对会试图发怒。”

庄恕眨了眨眼,“烈马不易驯服,因为他们会把你从身上甩下去。他们不会让你靠近一寸半毫,如果他们真的对你不信任的话,你会被踩在马蹄下。”
许诩沉默了一瞬,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这只能代表他信任了你。”
“不能说明别的,而庄大夫,”许诩镇定自若地摇头,“你在仁和的过去并不值得我去信赖。”
庄恕笑了,“你可以不信任我,他信任就好。”

“烈马若被驯服了,不会再轻易更换主人。”庄恕起身把门锁打开,“就算你不肯相信驯马者,你也该试着去相信那匹烈马。”


Kris叼着庄恕的裤脚呜呜呜地叫, 季白从洗手间出来,随手拿过一旁备着的毛巾擦了擦手。
“你是不是饿了?”庄恕蹲下来抱起Kris,“不刚吃完么?”
季白一乐,“你当喂孩子呢。”
Kris用爪子推庄恕,无辜的黑眸子里闪着光。
“你看看你看看!”庄恕把Kris比到季白面前,“跟你一模一样!”
季白干脆利落地推回去,“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咱们去逛超市呗。”庄恕先一步拦住季白,“别带Kris了。”
季白勾了勾唇角,“怎么着你还打算重蹈一遍电影院覆辙是不是?”
“偶尔也要尝试一下新趣味……行了行了别打了。”庄恕抱着Kris走过去,“有的时候我真的都怀疑你到底爱我还是爱Kris。”

“我要是不爱你能把Kris给你抱。”季白轻车熟路地走到衣架挂边取下一件大衣披好。
这倒是真的……自从出事后季白对于外界的安全感近乎趋近于0,其实无法掌控的生活任谁也不会对此游刃有余。
他唯一能依靠的只有Kris,要是夸张点说的话Kris就是他和外界唯一的联系,而他所有的身家性命就都在Kris的眼睛里。


“想吃点什么?”庄恕挑了一大袋的薯片,“酸奶味的?”
“买了你自己吃。”季白低头捣鼓自己的手机。
“抬头抬头!”庄恕不满意地拿薯片袋敲他,“你还能玩手机了?”

季白动作灵巧,几根骨节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跳来跳去,指尖点过按键,分毫不差。
“昨天许诩给我打电话来着……”他把手机屏举给庄恕,“说过几天想来看我。”
庄恕盯了下手机,“你不是不喜欢他们来么。”
“……我那是不喜欢他们哭哭啼啼的。”季白撇撇嘴,“又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我不是还没死么。”

庄恕又拿着袋子敲他,“别胡说。”

手机屏亮了又暗,庄恕试着探手去接。
“你直接给许诩打电话不就得了……”庄恕对着已经锁屏的手机声音有些干,“费什么发短信的劲?”
“我这是要告诉她,”季白利索地按下发送键,“她师父宝刀未老。”
“这词儿是这么用的么。”
“理解精神。”季白把手机甩给庄恕,“……你可别买酸奶味的,那玩意儿真的不能吃。”
庄大夫嘴里是是是的应着,折过身把季白的手机打开,听到那边又传来季白的声音,“……你帮我看看发过去了么?”

庄恕张张口,怔了怔。
“问你呢!”

“……发过去了。”庄恕按了开机键,上面是干净整洁的界面,点开信息发送里却只有寥寥几个字符。
他笑了笑,赞扬道:“真厉害,宝刀果然未老。”


许诩离开时曾经和他说过一句话。

她说其实,我师父和你分明都在做一场黄粱大梦。
“这梦要是醒了,”许诩望向他,“未免也就太伤人了。”
“我不信你会一直陪着他。”许诩拉开门,“庄大夫,我依然不相信你。”

庄恕看了看她,忽而笑了。


“许小姐,”他说得一字一顿,坚定认真,“我庄恕,从不做梦。”

【求小红心评论推荐……你们上次在评论里说要糖,这算么?】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来解释一下……短信没发出去,手机锁屏了,三哥不知道,庄恕在骗他……


许诩不信任是因为害怕庄大夫和三哥现在是短暂的爱情以后等庄大夫清醒了之后厌烦这样枯燥乏味的生活,不要三哥了:-(,因为仁和的过去让她觉得庄大夫不是个纯善之人,至少不会是个能让她相信的人:-(这样

评论

热度(303)